阅读新闻

西安12人设局打劫嫖娼者 19岁头目获刑14年半

发布日期:2019-07-28 07:46   来源:未知   阅读:

  在网上印刷招嫖卡片分发到各大酒店,待有人联系后,11男1女共12名不务正业的青年就以“卖淫女”同伙为诱饵,除了索要服务费,还以暴力、胁迫手段强行索要“安全费”,共作案7起。

  今年9月28日晚,入住西安市太白北路某酒店的张先生拨通了招嫖小卡片上的电话。很快,“卖淫女”来到酒店房间,一同赶来的还有一个小伙,在向张先生要了500元服务费后,“卖淫女”借故离开房间,小伙又索要2000元“安全费”,张先生拒绝后,又来了两个男子,对张先生进行殴打,强行劫取800元。其间,一名男子还持匕首扎床单威胁,抢走张先生华为手机一部,并以手机转账方式劫取了1296元。随后,几人离开。

  除张先生外,9月30日至10月16日,还有多人以同样的方式被同一团伙的成员劫取财物,多人被用电警棍威胁。10月11日,一名男子和其在房间的朋友拒交“服务费”后,被该团伙4名成员殴打,脸上还被喷辣椒水,被电警棍击打。4人又胁迫受害人说出手机支付密码,从微信、支付宝劫取26280元。

  10月19日,该团伙大多数成员被碑林警方刑拘。经查,19岁的杜某是周至人,初中文化。主要同伙苟某、荣某分别来自旬邑、周至,均不到19岁。其余成员也多是20岁左右。

  检察机关指控,今年9月初,杜某纠集苟某、荣某合谋共同劫取嫖娼人员财物,并对组织人员进行分工,向部分重要成员讲解作案手法。苟某、荣某遂纠集6名被告人及马某某(女,另案处理)、齐某(在逃)、万某(在逃)等人,逐渐形成一个较为稳定的犯罪集团。

  为实施犯罪,杜某通过网络购买了电警棍、辣椒水等作案工具并配发给重要成员。此外,通过网络印刷招嫖卡片并指使苟某、荣某等人在碑林区、莲湖区的各大酒店分发。杜某为控制客户来源,通过招嫖卡上印刷的微信、电话,统一对外联系嫖娼人员,随后将其所在酒店和房间号等信息告知苟某或荣某,由他们带领“卖淫女”马某某以提供虚假为由,采用暴力、胁迫手段强行劫取嫖娼人员财物。杜某要求所有集团成员将所劫取财物统一上交,其占有70%,其余30%交由其他成员进行分配。

  检察机关认为,9名被告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暴力、胁迫方式多次强行劫取他人财物,情节严重,应当以抢劫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昨日上午,碑林区法院公开审理该案,杜某等9人出庭受审。这也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碑林区的第一起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

  除一名被告人对指控有异议外,包括杜某在内的其余被告人均表示认罪。审理中,杜某说,自己家经济状况不好,父亲腿有问题,家里还是靠父亲打工维持生活。“卖淫女”马某某只是诱饵,而以这种方式抢劫嫖娼人员是因他身边几个人“都在弄这事”。他辩称,买电警棍、辣椒水是为了防身,而由于有成员使用了电警棍、辣椒水对付被害人,他又承认“防身”的想法是一厢情愿。而所谓的“安全费”就是在招嫖人员“万一出事,用这钱捞人呢”。

  碑林区法院认定,该犯罪集团自9月8日至10月16日,先后实施抢劫犯罪7起,劫取被害人财物4.5万余元及手机一部、戒指一枚。在一次抢劫中还殴打被害人致头面部多处皮肤裂伤,鉴定属轻伤二级。当庭以抢劫罪判处杜某有期徒刑14年6个月,并处罚金8万元,其余被告人分别被判处13年6个月至1年6个月不等有期徒刑。 华商报记者 宁军 摄影 张杰

  凶手默尔索成了审判中的局外人。照理说,凶手才是审判中的当然主角,主要通过对他行凶时的动机以及行凶中的事实情况来给他定罪,但是在《局外人》中,审判的重点没有放在对行凶事实的调查上,行凶的动机也不是根据凶手本人的陈述来判断。他们把调查的重点放在默尔索为什么要把母亲送到养老院去;守灵时,他有没有喝咖啡牛奶;送葬时有没有掉眼泪——以此来判断默尔索是不是冷漠无情的人。而检察官则不听当事者本人的陈述,辩护律师也一味要求默尔索本人保持沉默,当他说到默尔索时,总是用“我”来代替,以致于当事人“感觉这种行为依然是将我排斥在案件之外,把我的存在化为乌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取代了我”。当事者成了事件中的局外人,局外人反而成了事件的主角,最要命的是,审判最终定下的死刑却是由“我”来承担。

  人民网北京1月7日电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经云南省委批准,大理州委常委、大理市委书记褚中志涉嫌严重违纪,www.13861c.com。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对于发行人福光股份,上市委委员问询称,发行人对核心技术产品的统计口径作出调整依据何在?车载、高端红外镜头的毛利率呈现大幅下降趋势,对此如何研判?本次发行完成后是否存在发行人控制权变更的情形?

  警方发现,两名嫌疑人并未同时进入案发地,而是通过迂回分开的方式来到受害人所住楼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