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新闻

十八大后云南落马官员近千人哪些州市老虎苍蝇最多?

发布日期:2019-10-04 15:02   来源:未知   阅读:

  14日,云南省委宣传部原常务副部长杨文虎(正厅级)涉嫌受贿犯罪一案在昆明公开庭审。2003年至2014年,杨文虎利用其担任云南电视台台长、云南省广播电视局副局长、云南省广播电视局局长、云南省新闻出版局局长等职务上的便利,先后收受北京世纪润禾影视文化有限公司、新知集团、云南朋宸投资有限公司等十五个单位及个人送给的财物折合人民币851.897万元、欧元5万元、美元2.4万元。其中以借为名索取人民币170万元。

  杨文虎进入法庭时,向亲属致意,亲属不断哭泣。杨文虎表示,他与妻子杨某关系很好,其收入均为妻子掌管,他并不知道自家有多少钱。至于检方指控以借为名索取的170万元,有的有借条,有的在被调查前还完,他与爱人至始至终均有要还款的心愿。这些借的钱,多被爱人用来炒房。

  杨文虎案的审理让云南反腐再次成为民众关注的焦点。那么十八大以来,云南斩落了多少“大老虎”,又有多少“小老虎”和“苍蝇”落马呢?据统计,截止2015年12月31日,云南有904名官员落马,其中,省部级5名,厅局级46名。

  白恩培、仇和、沈培平等大老虎相继落马,杨文虎、李小平、谢新松等小老虎也未能幸免,苍蝇蚊子更是拍了一地都是。

  白恩培,1946年9月生,陕西清涧人,曾任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云南省委书记等职。大学学历,工程师职称。

  2014年08月29日,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2016年6月16日,河南省安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白恩培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一案,白恩培当庭表示认罪悔罪。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在红色圣地成长起来的干部,成为落马省部级官员中现有贪污受贿数额最大的。

  曹建方,男,汉族,1957年8月生,云南宜良人。曾任云南省委常委、省委秘书长。2015年,因严重违纪,受到开除党籍处分,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

  仇和,男,汉族,1957年01月生,江苏滨海人。1977年08月入党,1982年01月参加工作,大学学历。曾任中共云南省委副书记、省委党校校长等职。2016年6月,涉嫌受贿案,被提起公诉。

  张田欣,男,汉族,1955年7月生,云南省江川县人,1978年5月参加工作,www.kj512.com。1984年6月加入中国,在职研究生学历。曾任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2014年07月12日,因涉嫌严重违纪,被免去云南省委常委、委员,昆明市委书记职务。2014年07月16日,被开除党籍,降为副处级。

  沈培平,男,汉族,1962年2月生,云南施甸人,1985年4月加入中国,1981年8月参加工作,北京师范大学博士研究生学历。曾任云南省副省长。2014年3月8日,因涉嫌严重违规违纪被调查。2015年12月3日,被判有期徒刑12年。

  谢其华,男,汉族,1967年8月生,在职硕士学历,中共党员。2013年3月27日,任西南交通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2015年6月9日,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2015年8月,被依法逮捕。

  和军,男,纳西族,1957年10月生,硕士,中共党员,1979年7月参加工作。曾任云南煤化工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2015年02月,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2015年7月1日,因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甄朝党,男,回族,云南昭通人,清华大学管理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任云南民族大学校长、党委书记等职务。2013年6月28日,因涉嫌严重违纪,被省纪委立案调查。2014年10月16日,因受贿罪一审被判无期徒刑。

  李晓明,1946年12月出生,中共党员。1970年7月毕业于成都地质学院。1992年4月至1995年3月,担任云南地矿副局长,2014年12月19日,因涉嫌严重违纪,被云南省纪委立案调查。

  林耘埜,男,汉族,1958年6月生,大学学历,中共党员,1976年12月参加工作。曾任文山州人民政府副州长,云南省国土资源厅厅长、党组副书记等职务。2014年9月30日,云南省人民检察院经审查决定,依法对其以涉嫌滥用职权罪、受贿罪决定逮捕。

  杨光成,男,白族,1955年10月出生,云南宾川人,中共党员,在职研究生学历(经济管理专业),1978年9月参加工作。曾任云南省交通运输厅党组书记等职务。2014年4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闫政达,男,1954年12月生,汉族,山东省淄博市人,研究生文化,曾任云南省交通运输厅原巡视员、总经济师。2015年5月,被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40万元,涉案所有赃款赃物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罗敏,女,汉族,1967年4月生,博士研究生学历,中共党员,1983年10月参加工作。曾任云南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党委副书记、主任。2015年7月,罗敏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姚堂文,男,汉族,1963年6月生,在职研究生学历,中共党员,1983年7月参加工作。曾任云南省统计局党组书记、局长。2014年12月29日,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杨文虎,男,汉族,1958年10月生,中共党员,1977年8月参加工作。曾任云南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2016年5月,涉嫌受贿犯罪,被提起公诉。

  周少方,男,汉族,云南省昆明市人,中共党员,1983年8月参加工作,1994年3月加入中国。曾任云南物流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副董事长。2015年02月,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2015年7月,因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依法逮捕。

  雷毅,男,汉族,1962年6月生,硕士研究生学历,中共党员,1984年9月参加工作。曾任云南锡业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2013年7月5日,雷毅涉嫌因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2013年10月8日,被检察机关以受贿罪批准逮捕。

  高忠宝,男,1962年1月16日出生,汉族,大学文化,云南省宣威市人,原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云南石油分公司总经理,2013年6月4日因涉嫌犯受贿罪被刑事拘留,同年6月21日被逮捕。

  钱磊,男,汉族,大专文化,云南省新平县人,1962年11月生,1981年7月参加工作。曾任云南警官学院副院长,2014年9月19日,云南省人民检察院依法对钱磊涉嫌受贿犯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董光辉,1955年生,云南省曲靖人,曾任云南省煤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副董事长,2015年6月9日,因严重违纪被立案调查。

  张先华,男,汉族,1965年3月生,大学学历,中共党员,曾任云南省地矿总公司(集团)党委副书记、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副局长。2014年4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2014年11月,因涉嫌违法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王天朝,男,汉族,1957年9月生,在职博士,中共党员,1975年8月参加工作。曾任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院长。2014年9月11日,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

  杨照民,男,汉族,1955年2月出生,云南楚雄人,研究生学历,1975年4月加入中国。曾任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2015年5月,杨照民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2015年8月,因涉嫌受贿被逮捕。

  王宝基,男,曾任云南省交通运输厅基建处处长、副巡视员,任巡视员期间协助分管公路建管养工作。2014年11月,因涉嫌受贿280万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李红,曾任云南省煤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2015年11月30日,因涉嫌受贿,被依法逮捕。

  朱树部,曾任云南省煤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2015年11月30日,因涉嫌受贿,被移送审查起诉。

  王常明,男,汉族,云南沾益人,1957年12月生,1982年参加工作,大学学历。曾任云南省农业科学院党委副书记、院长(正厅级)。2014年12月26日,因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李光熙,曾任云南省设计院院长,2014年10月22日,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康晓东,男,汉族,1953年7月生,在职研究生学历,中共党员,1968年12月参加工作。曾任云南省司法厅副厅长,云南省省监狱管理局政委(正厅级)。2013年4月,康晓东被逮捕,一审获刑15年。

  刘军理,曾任云南省外经贸投融资担保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2016年2月3日,因涉嫌严重违纪,开除党籍。

  蔡江华,男,汉族,曾任云南省招商合作局党组成员、副局长(副厅级)。2014年12月,经云南省委批准,云南省纪委对云南省招商合作局党组成员、副局长蔡江华涉嫌严重违纪问题进行立案调查。2015年3月23日依法以蔡江华涉嫌受贿罪对其逮捕。

  范汝坤,男,汉族,云南江川人,1962年10月出生,1982年7月参加工作,1985年6月入党,在职研究生学历。曾任云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党组成员、副厅长等职。2014年8月27日,因涉嫌受贿、滥用职权,被移送云南省昆明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牛皓,云南铜业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原常委,2014年8月6日,因涉嫌受贿被立案调查。

  陆俊柏,男,“云南金融领军人物”,曾任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副厅级)等职务。 2014年10月,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决定,依法对其涉嫌受贿犯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姜扬,中共云南省楚雄州委常委、宣传部长。2015年7月1日,因姜扬涉嫌受贿罪,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姜扬决定逮捕。

  李坚,曾任大理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2013年11月14日,因涉嫌犯罪问题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褚中志,男,汉族,1967年9月出生,1990年7月参加工作,1997年3月入党,在职研究生、经济学博士。曾任大理州委常委、大理市委书记。2015年1月7日,经云南省委批准,大理州委常委、大理市委书记褚中志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2015年11月17日,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

  杨跃国,男,汉族,1961年12月生,籍贯云南陇川,1989年02月加入中国,1981年08月参加工作。大学学历(中央党校函授学院法律专业)。曾任云南省德宏州政协主席。2014年01月,因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2014年11月17日,因涉嫌受贿罪、贪污罪被提起公诉。2014年11月18日,被判处无期徒刑。

  孟必光,男,傣族,云南梁河人,1958年10月出生。1979年1月加入中国,1977年1月参加工作,大学本科学历。曾任政协德宏州委员会党组书记、主席。2015年3月5日,据云南省纪委消息:经云南省委批准,德宏州政协原主席孟必光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2015年4月30日,被开除党籍。

  王晓明,男,昆明警备区原司令员(正师级)。2015年4月8日,云南省人民检察院决定,依法对昆明警备区原司令员王晓明(正师级)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

  李喜,男,汉族,1962年12月生,云南昆明人,大专,1984年10月加入中国,1981年7月参加工作。曾任昆明市委常委、常委副市长,2014年10月21日,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谢新松,男,汉族,1971年8月出生,江苏沭阳人。曾任昆明市委常委、副市长。2015年3月18日,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2015年7月31日,被逮捕。

  高劲松,男,汉族,1963年8月生,云南泸西人,中共党员,1980年11月参加工作,云南大学涉外经济管理专业毕业,在职研究生学历。曾任中共云南省昆明市委书记。2015年10月10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

  王亚民,曾任昆明市国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2013年中秋节期间,王亚民利用职权为他人安排工作,收受请托人人民币10余万元。2014年5月,昆明市纪委、市监察局已对王亚民立案调查,并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深入查办,王亚民已被免职。

  李小平,男,汉族,1965年8月生,云南麒麟人,1986年7月参加工作,1984年11月入党,云南大学硕士研究生学历。曾任临沧市委书记。2015年5月5日,因涉嫌严重违纪,被免职。2015年8月,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依法逮捕。

  和新民,女,2012年1月担任云南省怒江僳僳族州第十届人民政府副州长,2013年6月7日因涉嫌收受巨额贿赂正式被批准逮捕。

  张丽菊曾任云南省普洱市政协副主席,2014年12月,云南省纪委对张丽菊涉嫌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调查。

  李云忠,男,汉族,1958年6月生,中央党校大学学历,中共党员,1976年7月参加工作。曾任云南省曲靖市委副书记。2016年5月,二审维持原判,因受贿4000余万元,被判无期徒刑。

  彭辉,男,1964年生,云南砚山县人,1981年10月参加工作,1990年11月参加中国,大学本科学历。曾任云南文山州人民政府副州长。2015年12月16日,云南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文山州原副州长彭辉滥用职权案。2016年2月24日,云南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彭辉滥用职权案一审公开宣判,认定被告人彭辉犯滥用职权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

  李云山,男,中共党员,原任云南省昭通市委党校常务副校长、党委书记;2006年兼任昭通市行政学校副校长,2007年任昭通市委党校常务副校长、党委书记。2014年11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

  张志军,男,藏族,1964年10月生,省委党校研究生学历,系云南省香格里拉人,1986年10月入党,1980年12月参加工作。曾任迪庆州委常委、迪庆州人民政府常务副州长。2015年10月12日,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

  昆明市41名,五华区2名,盘龙2名,官渡4名,西山2名,呈贡1名,晋宁6名,富民1名,石林县1名,嵩明1名,安宁2名

  玉溪市13人,红塔区1名,江川1名,澄江1名,通海1名,华宁1名,新平2名

  普洱市12名,思茅区1名,宁洱2名,墨江1名,景谷1名,澜沧1名,西盟1名

  昆明市11名,盘龙6名,官渡2名,西山3名,晋宁14名,富民1名,宜良9名,石林2名,嵩明5名,寻甸1名,安宁4名

  曲靖市7名,麒麟3名,马龙5人,陆良1名,师宗2名,罗平4名,富源1名,会泽4名,沾益1名,宣威7个

  玉溪市12名,红塔区1名,江川4名,澄江1名,通海2名,华宁2名,峨山4名,新平7名

  昭通朝阳3名,鲁甸7名,巧家7名,盐津3名,大关4名,永善8名,绥江7名,彝良9名,威信5名,水富2名

  普洱市1名,思茅区7名,宁洱9名,墨江10名,景东1名,景谷3名,江城2名,澜沧3名,西盟5名

  临沧市6名,临翔1名,凤庆2名,云县8名,永德5人,镇康3名,耿马6名,沧源7名

  楚雄州7名,楚雄市4名,牟定7名,南华8名,姚安1名,大姚6名,永仁2名,元谋4名,武定4名,禄丰9名

  红河州5名,个旧市8名,开远5名,蒙自9名,弥勒6名,屏边2名,建水9名,石屏2名,泸西2名,元阳6名,红河2名,金平6名,绿春5名,河口4名

  文山州4名,文山市3名,砚山8名,西畴10名,麻栗坡4名,马关6名,丘北2名,广南14名,富宁8名

  大理州5名,大理市3名,漾濞1名,祥云12名,宾川6名,弥渡2名,南涧1名,巍山6名,永平1名,云龙1名,洱源6名,剑川2名,鹤庆5名

  党的十八大以来,不论什么人,不论其职务多高,只要触犯了党纪国法,都要受到严肃追究和严厉惩处。

  回首这三年,中央和云南纪检部门“拍蝇打虎”成绩斐然。这充分说明了中央反对腐败的坚强决心。“打虎拍蝇”是治标,制度建设才是治本。我们期待,彩云之南的明天焕发新的活力。

  仇和被组织调查,意义超过了普通的副省级干部,因为这个人本身是一种改革思路的象征。

  本世纪初以来,仇和被中国的一些媒体和学者,塑造和包装为“改革明星”,因为仇和的所作所为符合他们所认可的思路。这种思路曾经发挥过积极作用,但是今天已经走到了尽头,并且成为导致腐败的原因。仇和的倒下,从侧面意味着今天必须认真反思这种思路了。

  仇和信奉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理念,相信极端的私有化和市场化。他自称读过十几遍萨缪尔森的《经济学》,而且媒体对此津津乐道。中国干部学习西方理论是必要的,但是仇和这一类干部,只是学了半瓶子醋,片面吸收了其中主张极端私有化和市场化的部分,实际上是被洗脑了。笔者曾经当面听仇和说过:“中国传统文化讲亲情,讲道德,这不利于搞市场经济,要破掉,要改造”。可见,其已经到了为了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理念而不顾一切的地步。

  仇和从宿迁开始,就获得“仇卖光”的称号。仇和在宿迁有一句名言“宿迁515万人民所居住的855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只要可以变现的资源或资产,都可以进入市场交易”。什么都可以卖,这就是其理念的集中代表。

  在1990年代国企改革高潮中,仇和任书记的沭阳全县,工业企业除化肥厂外,331家企业全部被勒令改制,仇和在会议上宣布:从今之后,不准县乡政府再新办纯国有企业,现有企业的改制原则是能卖不股、能股不租,以卖为主。从2001年始,宿迁全市337家幼儿园、122家乡镇卫生院,相继变为民营,11家县以上医院已全部完成改制。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仇和受到一些主张极端市场化、私有化的学者的追捧。2006年,一些学者对宿迁“卖光式”医改提出批评,周其仁在没有去宿迁调研的情况下,就先写了洋洋洒洒的几千字长文,言辞激烈地为宿迁辩护。因为仇和是这些学者在体制内找的代理人,他们有共同的理念,批评宿迁医改实际上是对极端私有化改革思路的批评,打破了几十年来他们营造的“市场神话”,因此必须进行反击。

  在“市场化”的掩盖之下,仇和真正做的事情是:让权力和资本结合起来剥夺平民,这是“仇和式改革”的本质

  仇和打着“市场化”的旗号,但实际上是用十分独断专行的手段推行市场化。其实质是让权力和资本结合起来,为资本扩张开路。有不少评价说,仇和有魄力、有能力,“对官员狠,对老百姓好”。这话只说对了一半。仇和的魄力、能力,表现在为资本扩张开路上,在对资本扩张有利的事情上,他确实是有魄力、有能力的。

  “仇和式改革”的本质,就是全心全意为资本服务。仇和到哪都刮起一股旋风,但仔细一看就发现这股“仇旋风”从来都是以资本家为“核心”团团转的:

  ——大力度精简和规范行政审批事项,按照流程最短、效率最高、收费最少、标准最低的原则,该并的并,该撤的撤,该减的减

  与其说“仇和对老百姓好,对官员苛刻”不如说“仇和对资本家好,对官员苛刻”,难怪“一位私营地产公司董事长感慨地说:仇书记就是不一样啊!”

  客观而言,仇和路线对地方上局部地区的暂时发展,见过成效。只要该地区以领先全国的最积极、最铁腕、最激进、最廉价、最优惠的政策私有化,的确可以吸引大量资金。资金充裕了,的确会如输了血一样,容光焕发一阵子。只是,如果全国都这么招商呢?各地都争先恐后地贱卖呢?你贱,我比你更贱,结果如何?没有更贱便无法吸引投资。这是经济逻辑的必然结果,也是现在的客观事实。

  为资本扩张开路的另一面,则是对老百姓极端的残酷压榨,最突出的表现就是和公共服务的私有化

  和公共服务私有化,都是有利于资本获取超额利润,同时却使老百姓失去了房子、失去了土地、失去了医疗、失去了教育。

  ——。仇和倒台当天,记者吴飞发表了题为《尘封十年:仇和施政调查报道首度曝光》,这是这位记者2006年在宿迁沭阳采访的文稿,一直无法发表,至今才重见天日。这篇报道详述了仇和在宿迁动用警察,强制圈地的过程。一些不听从政府警告,继续上访的上访户,陆续被公安秘密带走,连家里人都不知道。打电线报警,但他们得到的回答是不许报警,一些还判了刑。

  让仇和名扬天下的就是那张掀起全国的著名照片:一队浩浩荡荡的人马在滚滚尘土中奔赴现场,中间是敞着怀大步流星的中共宿迁市委书记仇和,一边是提着警棍夹着判决书的公检法队伍,另一边是扛着摄像机的电视台和报社记者队伍,后面是庞大的推土机和各种拆迁机器。准备在对拆迁户施行暴力专政后再实行舆论讨伐。

  这就是名扬天下的所谓“仇和模式”。由此对中国改革蒙上了一层血腥的色彩。这种模式,不仅在宿迁,在昆明也是一样。

  ——公共服务私有化。从2001年始,宿迁全市337家幼儿园、122家乡镇卫生院,相继变为民营,11家县以上医院已全部完成改制。公共服务私有化,为投资者赚取巨额利润开了方便之门,据北京大学李玲教授课题组2006年的调研,宿迁公开鼓励民营资本办医院营利,医院的利润率一般都在50%以上,所以说投资医院一般两年就能收回投资,这是什么行业才有的利润率?都是民脂民膏,直接转化成民营老板的利润。

  尽管目前还没有证据证明,宿迁医改中存在腐败。但是,从仇和到云南之后,“昆明挂着宿迁牌号的车也多了起来”,以及《财新网》报道的仇和在土地出让中的腐败现象,不难推断出宿迁医改中可能存在什么样的利益输送。

  那些支持仇和的学者,并非不知道这个过程中的专制、违法和腐败,但就是因为仇和的所作所为符合他们认同的私有化理念,所以这些都不在话下。这也进一步说明了,一些人所主张的“市场化”,并不是真正的市场化,仇和这个把政府权力发挥到极致、说一不二、独断专行的人,却被这些“市场派”学者奉为“好朋友”,真是咄咄怪事!

  还有一些善良的人,被仇和自我制造的“改革英雄”形象所蒙蔽,认为仇和出发点是好的,只是手段激烈了一点、心情急躁了一点,步子大了一点,“还是比碌碌无为强嘛”,仇和自己也把“为公才改革,为私谁改革”挂在嘴上,蒙蔽了很多人。就连他倒台之后,仍有不少人为他感到惋惜。

  人们真是太善良了。仇和真的是“为公改革”吗?绝对不是。这在他的医疗改革路线上表现得很明显。

  一篇网帖比较了仇和和原陕西神木县委书记郭宝成两个书记的不同做法。仇和大刀阔斧地卖医院、卖学校,民生福利撒手不管,结果是步步高升。而郭宝成在任期间,在全国率先举办了“全民免费医疗”,群众十分拥护,周围县市群众以嫁到神木、娶神木姑娘、加入神木户籍为荣。

  仔细分析一下,仇和的改革,看起来大刀阔斧,实际上他大刀阔斧砍向的都是老百姓,而得到真金白银的是既得利益集团。简单的说,仇和的改革是“杀贫济富”。仇和表面上喊得震天响,但是在操作上十分乖巧,真正需要触动的利益集团、需要调整的利益关系,他绕的远远的,碰也不去碰。甚至通过免费土地、减免税收、财政补贴,把真金白银送给投资者。

  就拿仇和的医疗改革来说,真正需要被改革的东西,他一动都没动。一是医药流通环节,层层加价、回扣红包;二是大型医院营利创收动机,仇和虽然把医院卖掉了,但是无非是院长变成私人老板,继续当院长,继续营利创收。而“仇和医改”受损害的是普通医务人员、普通群众,医院民营化之后,为了控制成本,普通医生护士的待遇下降了,但是老百姓的医疗负担,一点都没有下降。

  而神木郭宝成的改革恰恰相反,受益的是老百姓,但是郭宝成却得罪了医药资本集团,把药品流通环节的水分压出来,医药利益集团不干,医院的成本受到控制、监管更加严格,而且还得罪了同僚。所以郭宝成在55岁就被迫转岗。每天写诗作画自娱。这才是“为公改革”,而仇和的改革是“为私改革”。

  当时,人们还为郭宝成退休、仇和被提拔感到愤愤不平。现在看起来,真是“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历史是公正的,党纪国法是公正的!

  仇和式改革,实际上是多年来不少地方的做法。今天中国出现的收入分配差距、环境恶化、社会矛盾、民生危机等,都与地方政府的施政倾向过于照顾资本利益、而忽视广大劳动者的利益有直接关系。

  仇和无非是把这种“资本和权力结合起来剥夺平民”的改革方式发展到了极致,所以他才被一些媒体树立为改革的“明星”。这也正是为什么一些主张极端私有化自由化的学者,会成为仇和的好朋友,而且不惜一切、不顾事实地为他吹捧、唱赞歌。

  其实,仇和式改革在古今中外并不罕见,最为典型的就是20世纪60年代的拉美和80年代的苏联东欧。这些国家的领导人,有些是从西方学习回来的,只学了半瓶子醋的西方经济学,然后就嘴上喊着市场化、私有化,实际上是在市场化和私有化的旗号下,干着用行政权力为资本开路的事情,把国有资产中饱私囊,制造了剧烈的贫富差距和社会矛盾,最终甚至导致亡党亡国。

  当然,我们并不是说仇和被调查就是因为他的施政方向,但是这种“权力和资本结合起来剥夺平民”的改革方式必然带来腐败。这是早期资本主义的现代化模式,而不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模式。

  仇和落马正值“3.15”打假日。仇和是典型的假,是隐藏在党内的伪劣假冒产品,这是仇和与一般腐败官员的根本不同。

  虽然仇和落马并不必然意味着“仇和式改革”真正退出历史舞台,但是总能让人们再次反思这种不能再继续下去的模式。所以,还是要欢迎仇和这个很好的反面教材的。

  我们力图找到文章的作者,但是由于交际有限,我们很难全部联系。精选的这些文章,如果原作者不同意,请与我们联系。

  宋佳是第一批80后,现在满打满算39岁,而《风雨云》里演她女儿的马思纯是88年的,31岁。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幸福是什么?当你功成名就时,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和人分享才会。用新技术赋能传统产业。东方心经加大版马报,当你赚到很多钱时…